原标题:“永久”,在改革中新生

  小时候趁着午睡偷骑爸爸的二八大杠,然后在路上狠狠地摔下来;或者是跟在哥哥屁股后头去操场上学车,被偷偷地从后座放开手,歪歪扭扭地往前骑行……在很多60后、70后的记忆中,二八大杠就是少年时代的“凯迪拉克”“劳斯莱斯”。如今担任中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陈海明就是造这二八大杠车的人。

  城市交通发展

  老品牌面临生存危机

  1949年,随着新中国的诞生,“永久”牌自行车问世。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永久”牌自行车成为中国这个“自行车王国”的最有影响力的代步工具之一。八十年代初的时候,中国首批电动自行车产于永久公司;1989年12月,十四届亚洲自行车锦标赛上,中国运动员骑S654型赛车夺得了男子四人组100公里即时赛冠军,打破国产自行车参加国际性比赛的纪录……在那个时候,国人无不以拥有一辆“永久”牌自行车而自豪。

  计划经济下的老“永久”承载了一代国人的记忆,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对于从八十年代中期就加入永久公司,历经辉煌时期的陈海明来说,“永久”也是一个情结。然而,随着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的覆盖、从地铁、公交、出租车、私家车、高铁到飞机,多样化的交通工具提供了更多出行的选择,自行车作为一种代步工具,逐步被边缘化,以至于无法支撑起一个企业的生存与发展。转型成了企业生存下去不得不面临的选择。

  转型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永久公司也不例外。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永久公司一直是国营的,到了1993年,开始整体改制为上市公司。从计划模式转向市场模式,从完全只重于生产的公司,转向以销定产的模式,很多“老人”都选择了离开,唯独陈海明一人留了下来。

  拆100多辆自行车

  找回老“永久”情结

  永久的转机可以说是从民营资本的注入算起。2001年,永久自行车集团迎来重组,中路集团的加入为公司带来了新的活力。不同于国营老企业,民营的中路做各种投资项目,从国企干部到民企的管理层,留下来的陈海明曾被委任过其他的职位。但最终,那份藏于内心的“永久”情结还是让他选择做回自行车这一老本行。

  2009年,公司启动了一个名为“永久C”的项目,“C”的含义是中国(China)、经典(Classic)、都市(City)、多彩(Colorful)、自行车(Cycle)和文化(Culture)。陈海明带领团队,拆了100多辆老式自行车,重新设计传统“永久”:深刻记忆中的二八横梁,提升品质的纯皮把手,车型仿照上世纪50年代老式“永久”款型,车身按照时尚色调重新调漆。陈海明说,当时是想让辉煌时代的老“永久”重生,但是以另一种活法存在,“永久C”就是这个路子。2010年,复古系列“永久C”在中国国际自行车展览会上引发轰动,它在淘宝上的定价在799—999元之间。“我们做过一个调查,购买这款自行车的人,大多数人之前根本不骑车,这辆车可以挂在墙上,可以是个装饰,是种态度表达,它卖的是一种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