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历来是上海制造发展的不竭动力。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时髦人士标配的的确良衬衣,到青年男女结婚必备的三大件,上海制造的产品曾丰富了几代人的衣食住行。如今,稀缺经济已成历史,但瞄准国家战略,紧跟市场需求,人无我有,人有我优,早已深深融入上海制造的血脉基因。请听《上海制造新征程》系列报道第三篇:《改革创新让上海制造永葆青春》

  半个世纪前的中国,如果能穿上一件的确良,就意味着你已经站在了时尚前沿。当时,生产的确良的涤纶纤维全靠进口,为了解决八亿人民的穿衣问题,1972年,引进国外技术的上海石化总厂作为中央拍板的战略工程,在金山海边的滩涂上开工建设。经历了先后两期投产,相当于每位国人每年多了9尺布料。以此为底气,1984年,已具有30年历史的布票被取消。见证这一辉煌的89岁老员工马大卫说,当时生产忙得,巴不得一天能当两天用:

  [大量生产出来,有多少要多少,黄金时代。我们一等品率都在80%以上,呱呱叫的,那时候就是差一点人家也求之不得要。]

  当穿衣不再是问题,中国的石化工业开始抛开“洋拐棍”,消化吸收再创新,2004年投产的15万吨聚酯装置,在多个指标上超过了作为“师傅”的美国杜邦。但市场从短缺渐渐转为过剩,加上人们的消费习惯也在转变,高品质功能性化纤,开始成为消费升级的主流。面对阵痛,上海石化以创新突围。不仅开发了吸湿排汗、抗菌等一批功能性纤维,还在非服装纤维上花样翻新,上海石化副总工程任国强以最近取得突破的碳纤维新材料为例。

  [未来我们向两个方向发展,一个是低成本的扩大应用,我们和上海电气集团开发大功率的风电叶片。高端的就是高强高磨高韧的材料,主要用在军工、航天领域,大飞机、宽体客机,都会用到上海自己生产的原料。]

  同样曾是轻工领域的佼佼者,上工申贝旗下的蝴蝶牌缝纫机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家喻户晓的奢侈品。改革开放后,国有缝纫机企业受外资和民营企业的夹击,经历前所未有的低谷,到2005年,上工申贝年亏损额一度达2.7亿,靠卖土地和老厂房苦苦支撑。危机之下,董事长张敏走起了海外并购之路:先是收购德国缝纫巨头杜克普爱华,带领它打败欧洲缝纫机行业老大百福,随后又一并收购百福,轰动业界。

  [几乎把德国主要的缝纫机企业全部收归到我们囊中,我们海外的主业就由亏损变为盈利,同时国内又调整改革,特别是2015年以后我们大力发展在中国的研发团队建设,从电控生产、编程开始,改变了原来主业严重亏损的局面,使我们不仅重回中国的第一,而且跃居了世界的前三。]

  上工申贝的涅槃也让旗下蝴蝶牌缝纫机开始了新生,重新跳动起一颗年轻的心:全新的蝴蝶牌智能家用缝纫机,不仅具有缝纫绣花等多种功能,更能通过公司自主专利的“缝绣家园”APP平台,将手机与缝纫机连接进行操控。蝴蝶分公司总经理陈琰说,现在要推动制造与优质服务的深度融合,差异化竞争。

  [我们打造了一个缝制布艺的平台,我们教你怎么使用这个机器,类似于美食节目,看了之后就觉得这么简单就能做出来这个东西,我们更多是引导和服务。]

  只有夕阳产品,没有夕阳行业,在上海制造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唯改革者进,唯创新者强。近2年,本市企业技术改造投资占全市工业投资的比重已超过60%。市经信委副主任黄鸥介绍,过去技术改造主要是改造硬件,现在要把软件、专利以及供应链改造等投资也纳入技术改造政策的支持范围,上海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方面积累起来的新优势,将与传统制造业更深度地融合。

  [我们要做好四个方面的加法,推动制造加服务,制造加设计,制造加互联网,制造加智能,14:00把一些新的业态和技术跟传统的制造业融合,既让传统制造业转型,又能够让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能够扎根在产业的土壤中,成长得更好。]

  以上由东广记者孟诚洁、孙萍报道。

  热点新闻:

  人社部解读养老金相关问题:为何提、何时提、怎样提

  连淮扬镇铁路建设新进展 未来上海去扬州淮安更方便

  上海著名后街风韵依旧 汇聚特色美食、潮牌发源

  上海轨交高峰时段现车厢板凳族 地铁方:不支持多规劝

  20多名粉丝在上海虹桥机场追星 致航班延误超两小时

  天气预报:

  上海今日最高温接近36℃或成最热五月天 入夏无悬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