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安公园内8号一楼的“爱·咖啡”一开业,就因其帮助自闭症患儿走向社会的实践而备受关注,但这家“孤独咖啡馆”开门仅半个月就突然因为场地原因而关门。昨天,许多市民的朋友圈也被这条消息刷屏了,今天的东广聚焦,我们一起来关注。

  最近两周,这家“孤独咖啡馆”在网上广为流传,它实际上是“自闭症社会实践基地”,其背后公益机构“天使知音沙龙”的创始人是上海城市交响乐团团长曹小夏。咖啡馆的场地到底遭遇了怎么样的问题?来听东广记者赵颖文发来的报道:

  (在这里,8名十五六岁的自闭症患者轮流担任咖啡师和服务员,锻炼与他人交往的能力。

  16岁的沈彦君两周期间来这里上了四次班,就在本周一,他对妈妈说,可以自己去上班了:

  [就短短两个礼拜,语言上面有进步,而且他现在可以独立来了,他刚刚礼拜一,第一次,他说妈妈我自己去上班,我说你行不行?行!他自己来的。]

  谁知第二天,就传来了咖啡馆停运的消息:

  [他很失望,因为排班的时候他之前都是做服务员嘛,他说我还没做过咖啡师呢!我礼拜五要去做咖啡师!刚刚迈出了第一步,现在又要缩回去,回到家庭,那很多的能力又退回到原来。]

  咖啡馆为什么要关门呢?事实上,三层高的静安公园8号楼的使用权归属于上海景鹄集团,公司老板的好友、某自闭症公益基金的运作者赵女士与这家公司有非正式合作关系,拥有一楼大堂的免费使用权。今年4月,通过赵女士的介绍,“爱·咖啡”来到了这里,但景鹄集团品牌营销总监季洋霖说,公司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临时性的公益活动:

  [一直以为是一个短期的活动。因为我们这边申报了文创的相关项目,我们在5、6、7、8月份会有我们自己的文创项目会落地,因此在4月份跟合作方协商了,在5月初的时候跟合作方会解除协议,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曹老师是想把这里打造成长期的公益基地。]

  对此,赵女士解释说,这件事的责任在于她自己,当初没有向景鹄集团告知咖啡馆长期运行的想法。

  曹小夏说,上周她曾提出,希望能找到新场地以后再搬离,但景鹄集团没有答应。)

  从记者采访中来看,这起事件本身有着很多的沟通误会,事已至此,我们不必苛责任何一方,更建设性的追问应该是:这个都市,这个社会应该给予这些“来自星星的孩子”更多机会去融入社会、自食其力。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自闭症患者超过1000万,其中0到14岁儿童患者超过200万,并且近年来的患病率有上升趋势。自闭症作为一种特殊的新型疾病,长期伴随着猎奇目光和种种误解。从之前所谓“白痴天才”的误读,再到去年“1元购买自闭症儿童画”的刷屏,自闭症在舆论场里固然有不小热度,却总是“虚热”。在“虚热”的背后是现实生活公共政策、实践机会、社会理解的“骨感”。

  中国目前还没有针对自闭症患者的专项国家扶助、福利政策,自闭症患者往往要被纳入精神残疾的范围之内,才能享受政策红利。其实,很多自闭症患者通过及时干预,完全可以融入社会,承担正常的工作,自食其力。这次意外关门的“孤独咖啡馆”,其初衷就是为了让这些十六七岁的孩子通过经营咖啡馆,慢慢学会与人打交道、走向社会。这次的挫折,也说明扶助自闭症缺乏强有力的制度支撑,很多时候依赖于当事爱心人士的个人能力、企业的意愿,有着很大的偶然性。

  昨天,“爱·咖啡”关门的消息传出后,不少热心人士都提出愿意提供新的场地,但曹小夏说,咖啡馆选址还要考虑交通便捷、人流充足,孩子们既能自己上下班,也能得到更多的交流机会。虽然找到合适的地方并不容易,但“爱·咖啡”被迫关门之后,社会各界传递出的善意,已经让他们倍感温暖。正像天使之音沙龙志愿者负责人李雯婧在微信上对孩子们说的:“爱·咖啡”不是关掉了,只是要搬个家:]

  [我说我告诉孩子们,爱咖啡不是关掉了,我们要搬个家。你们这段时间在家里千万不能松懈,还是要熟练地去操作怎么制作每一款咖啡,等我们新的场地出来之后,我们就可以为更多更多爱你们的哥哥姐姐们去做更纯正的咖啡了。]

  今天凌晨,曹小夏给东广记者发来最新消息说,她已经收到近五百条推荐地方的微信,正在逐一回复,相信随着更多人的关心,后续会有好的结果。

  我们也希望扶助自闭症的公益措施和渠道,不只是单摆浮搁的盆景,而应该是一片连绵不绝的水系。“孤独咖啡馆”应是起点,而不是终点。

  以上是今天的东广聚焦。

  热点新闻:

  2018上海老人14项福利一览 增加养老金5月18日到账

  沪将投资100亿重塑南京路淮海路 打造2条世界级商业街

  华山西院即将试运行 闵行28路调整走向方便患者前往

  上海一优等生离家出走 家长已急疯:再也不骂你了

  上海一工地现美猴王引围观 系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天气预报:

  申城今日最低16度昼夜温差 下周气温显著上升将破 30℃